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rt0759的个人主页

人生常态--跋涉.人生暂态--歇息.

 
 
 

日志

 
 

动物哲学  

2009-04-17 15:42:49|  分类: fabl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宠物狗:讨好一个人,才能让一群人讨好自己。
  
  庄子说:“狗不以善吠为良。”古人诚不我欺。吠叫是狗类最为低等的能力,没有一点技术含量。成功源于觉醒。要改变命运,先改变自己。谄媚的眼神、娇楚的姿态、怯怯的风情,才是具有高附加值的本领——这是我偶然顿悟得来的心得。我有一个“中心”,两个“凡是”的原则。一个“中心”:一切以主人为中心。两个“凡是”:凡是主人喜欢的,我必须卖力去做;凡是主人厌恶的,我必须装出仇恨的样子。
  
  “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些都经过“临床验证”,有奇效啊!
  
  睡沙发,喝咖啡,穿时装,吃韩国料理,骚扰漂亮的狗美眉,听听流浪狗的游吟诗,偶然还会感到空虚和寂寞——富贵逼人呐!看门?那是下贱狗才做的,我可是贵族狗!唉,人类,甭说我——贵族狗的最爱,谁不爱?!
  
  (二)狐狸: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圣人不愧为圣人。在“狐假虎威”之后,我才醍醐灌顶般地拥有了智慧。想想以前骗乌鸦嘴里肉的事,那实在是小儿科得很。善假于物,方为道。悟道之初,一次就顶过去五次,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了,一口气忽悠五个,不费劲儿——如今,借虎哥之威,兴办阳光实业;借狼兄之残,大建地下世界。事业发展得可谓风生水起,气象万千啊。
  
  当然我也回馈社会。“穷生奸计,富长良心”,黄世仁这话说得很是有深度。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偶尔嗟给他们一点东西,也还是蛮有成就感的嘛。自然嘛,他们也必须得弯腰屈膝地向我表示感谢,并且感谢我八辈儿祖宗!
  
  还有一点遗憾:我要是有个姓毕的姥爷,那该多好啊!
  
  (三)母鸡:爱情是最好的营养品。
  
  “雄鸡一唱天下白。”据说很久很久以前,红冠子公鸡站在高高的草垛上,器宇轩昂,风神潇洒;大红冠子一抖动,引吭高歌,红日随之蓬勃涌出。多么让母鸡春心荡漾,激情澎湃,不可自已。而现在的公鸡不是被杀,就是雌化失语了,甚至还搞出个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鸡的闹剧。
  
  人们总是说,你们吃得好,不用干活,养尊处优,结果成绩却很差。这能怨我们?你们应该会明白:一只被剥夺了爱情的母鸡,她是多么的绝望,多么的悲苦!哆吧酸(据人类研究,该酸的分泌与爱情的产生呈正相关)分泌度接近绝对零度,没整出个内分泌失调是我们自己调节得好;没下一个患有抑郁症的鸡蛋,你们实在应该感谢上帝了。人类,你们说呢?
  
  什么时候能下一个纯天然绿色鸡蛋呢?这是我们母鸡的共同梦想。
  
  (五)猪:除了享受,我一无所有。
  
  “To be or not to be,it is a question。”困扰哈姆莱特的问题与我无关。活着的意义就在于死亡,这种价值观还有几分与古代刺客相仿佛,但我绝没有“士为知己者死”的高尚情操。你想啊,当自由成为一种奢望,而死亡成为唯一的价值所在时,你会壮志凌云?
  
  我决定享受活着的过程。妄图以长不大的侏儒的形态来抵御死亡的做法,那是极其愚蠢的,因为那只会折磨自己,而不会改变命运。我每天开心地吃,忘情地睡;恬然地晒太阳,我正面晒,反面晒,侧面晒,晒出来的精彩实是难以言说的。我知道在清醒地意识到死亡来临,但还能保持优雅的人并不多。
  
  所以有人类感慨:“我们过得和猪一样,但没有猪快乐。”
  
  当鲜血绽放时,我依然坚定:下辈子作猪,挺好的!
  
  (五)驴:奔跑是唯一的使命,但我没有方向。
  
  “太阳在天空中放着光辉,我的眼前一片漆黑。”终点?不过是起点的一个代名词而已。蒙着眼在磨盘的方圆中兜兜转转,间或还会有鞭子挥将过来,或许晚上还能吃点儿料吧。如此卑微的幸福,也未必能够够得着。可能有人会问:辛苦吗?不辛苦,因为生命本来就是一个闭合的轮回,总有做这种事的动物。
  
  只是主人他或许还不明白,他也被一根无形的鞭子所驱赶,永不疲倦,却永在原地。
  
  在我倒下的时候,我希望我会做一个温暖的梦:有洗尽铅华的蓝天,有干净的阳光,有朴素的风,我在青青的草地上尽情地撒着花儿,打着滚儿……
  
  (六)蝙蝠:黑暗是永恒的。
  
  “在幽暗的深渊里,还看得见其余的影子吗?”人类世界猛然间涌出大量的夜行者:苍白的脸,失神的眼,麻木地行走在崩溃的边缘。唉,在光亮中人们对黑暗充满恐惧,可是在黑暗中,发现这里竟然是最安全?!
  
  但我与他们不同。黑暗是如此的柔软和绵长,于是我渴望融化。在夜的无涯的荒原上,心情透明而自由。背上驮着一片清冷的月光,我深邃的目光依稀可以看到命运的头发。我不憎恶光明,只是我更喜欢黑夜。很多火柴头是黑色的,这是否在宿命地昭示着:黑暗是光明的先行者?
  
  正如最嘹亮的声音是沉默,最光亮的世界恰恰是黑暗。
  
  (七)鸟:逃离,是生命方程式的唯一解。
  
  “端庄地站在阳光里有多好,蓬松地在风中流动有多好。”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精致的点号,丰富着世界的情节;是一颗晶莹的水珠,滋润着树梢的独白。诗意是每一个生命的终极追求,只是我得到的结果却是越来越多的沉重。
  
  无助的漂泊。散落的羽毛。惊悸的逃遁。风乍起,翻动着这些苍凉的意象。心疲惫,所以世界也疲惫,纵然花开满树,看来依然是满目萧瑟。
  
  只是请留意:那个莫名其妙的弹孔,是否有几分像惊恐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