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rt0759的个人主页

人生常态--跋涉.人生暂态--歇息.

 
 
 

日志

 
 

一位日本年轻政治家眼睛里的中国 转  

2010-03-24 22:2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从中国北京大学毕业的第一个日本政治家”。2月16日下午,日本众议员高邑勉在他的办公室里面见到记者的时候,这样高兴地说着。接着,他指着自己与胡锦涛主席的合影,不无得意地说:“去年12月,胡锦涛主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我们140多名议员见面握手,每个人只有3、4秒的时间。我是民主党访中团里面唯一可以用中文和胡锦涛主席交流的人。我对胡主席用说,‘我是从中国北京大学毕业的。’胡主席握着我的手说:‘好’。”

  今年35岁的日本众议院议员高邑勉在去年8月底的日本大选中首次当选。他与新当选的日本民主党籍国会议员有所不同的是,他曾经在中国北京大学留学5年,获得国际关系学硕士学位。记者在他的办公室里面感受到浓郁的“中国味道”,这里不仅摆放着他与胡锦涛主席的合影,悬挂着中国人朋友赠送给他的藏头诗书法条幅,还有旅日华人三国人物画家李文培先生赠送的画集,另外还摆着一瓶茅台酒。

  我们的访谈也就先从中国话题开始了。

一位日本年轻政治家眼睛里的中国 转 - michael - hurt0759的个人主页

  笔者:去年12月,日本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率领包括140多名国会议员在内的大型代表团前往中国访问。这在日中政治交流的历史上可以看作是一个创举。当然,我也看到日本国内对此的一些负面评价。你作为代表团成员之一,对此事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高邑勉:是的,这次访华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各种各样的解读,批判的声音也很大。但我认为,这次访华并没有一些评论所说的那种特殊的意图。至今为止,小泽一郎曾多次率领日本代表团访问中国,每次的规模都很大。他在自民党的时期就这样做了。这次访华,正好处于民主党刚刚成为执政党的时期,但并不是因为民主党上台就急急忙忙组成一个600多人的代表团。应该说,这只是他过去的一个延续。我认为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至于有人谈这种大型访华团没有什么效果,我认为不能只看眼前,有时效果并不是马上就会呈现的,而且比显在效果更重要的是持续不断的交流。我在与民主党一些负责人谈话时多次建议,我们在对外关系上应该保持窗口的一贯性,实际负责人不能经常变更,这一点非常重要。小泽一郎多年来一直是我党的对中“窗口”,在中国方面来说,小泽一郎也是老朋友了,中国人有着善待老朋友的好传统。所以,这次访华仍由小泽一郎率团是很自然的(顺理成章的)。长城计划实际上由两个活动层次,一个是植树造林的“长城计划”,这是一个日中民间的交流活动。

  另一个是日中政党交流协议机构活动,是我党与中国共产党的交流活动。这些活动,今后都应该坚持进行下去。

  其实,在我看来这次小泽一郎率团访华的最大意图,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友好。更重要的是促进两国年轻一代政治家的交流,创造面对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进行讨论和交流的机会。我认为今后把这种交流活动继续下去也是我们年轻议员的工作之一。

  笔者:谈到大型中日交流活动,就不能不谈中日友好的话题。当然,这个话题的内涵伴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在发生着变化。你对“中日友好”这个话题有着怎样的认识呢?

  高邑勉:对我们这些曾经在中国学习、生活过的日本人来说,没有必要强调“友好”这个词。我一直认为,友好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手段。日中友好应该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在国际化时代,日中两国又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没有理由不友好。需要特别强调日中友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两国外交不是单单为了保持友好关系,而是为了维护和发展两国的共同利益。当今日中两国并不是口头上说友好就可以实现的,而是要做到两国间的相互理解,从相互理解中产生相互尊重,相互尊重对方国家的历史、文化、国情、民情,在这个前提下进行接洽交流,才能做到真正的友好。这也是我在中国留学时学到的东西。只强调“友好”会给人一种很简单容易、流于表面的错觉。最近,一些媒体提出了“超越友好”的概念,我觉得很好。

  笔者:日本民主党成为执政党以后,鸠山由纪夫首相在不断地推动“东亚共同体”构想。坦率而言,这个构想如果没有中国的参加,恐怕是无法实现的。你对此的看法是什么呢?

  高邑勉:我认为在推进“东亚共同体”的建设中,日中两国不应执着于谁掌握主导权的问题,而应该在各自擅长的领域里发挥自己的最大能量、作出最大的贡献。例如,在环保、节能问题上,日本拥有世界一流的先进技术,日本可以做出很大的贡献。同时,我们也希望看到一个能成为让世界各国敬佩的中国,中国的GDP马上会达到世界第二位,我相信不久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实体。中国成为一个在亚洲、在世界举足轻重的、得到世界尊敬的国家,是我们亚洲人想看到的,也是我们作为亚洲人的价值观。

  笔者:最近,法国、日本媒体都有关于日中实现历史性和解的话题,但是中国媒体提到在历史认识问题上,日本民主党比没有比日本自民党有什么明显的进步,你如何看待这些问题?

  高邑勉:我个人认为日中之间在历史认识问题上,虽然有一些解释、认识上的不同,但并不构成问题。有一段时间,日本有一些人为了在日本国内树立自己的政治立场,故意把历史问题拿出来,对中国、对一些亚洲国家说这说那。那也是自民党政权下的一些人的所作所为。现在政权变了。我个人认为,对历史的评价、认识不同是正常的事情,如果把它导入政治因素进行政治利用的话,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只会增加两国之间的误解和猜疑心。不正视历史,学习历史,而是把它作为政治利用以及政治斗争的工具,这是日中两国的不幸。现在,民主党提倡开展日中韩三国对历史的共同研究,让历史学家们去研究,对于研究结果,我认为政治家们不应该插嘴去做任何评价,要以冷静的态度去对待历史学家们的研究,这是现在日本政府的立场。而且,不应该把历史问题作为日中两国的政治问题,这也是现在年轻政治家们的共同想法。

  我本人去过南京多次,也去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日本一些媒体说那里陈列物品有些不符合历史的事实,我就带着这些媒体的记者,让他们在现场与纪念馆的工作人员沟通。我注意到,纪念馆里面按照事实作了修改。其实,近年来的中国电影和电视剧也有很大的变化,编剧和导演们也都在学习,剧中日本军的形象也不像以前那么单一了。

  我们一直在反省,当时,日本为什么会进攻亚洲?日本为什么会战败?反省历史对我们国家来说是必要的。有一些日本人带着感情色彩,说过去没有错,我想这些话即使在日本国内也是行不通的。反过来说,中国方面说的也不见得都正确。我们知道有些观点不是学者们可以纠正的。既然我们知道这些情况的背景,就没有必要去深究了。重要的是不要把它上升为政治问题。

  笔者:中日媒体都认为今年可能是中日两国关系的微妙之年,报道指出2009年日本的GDP仅仅是略微超过中国,而2010年中国的GDP则可能超过日本。在中日两国的经济地位正在发生变化的时候,你认为中日两国相互之间是否还有相互学习的必要?

  高邑勉:我不认为这种变化会让日中两国处于关系微妙的状态,反而认为它将使日中关系处于更加友好、更加容易对话的状态。刚才我提到,日中两国之间现在不存在所谓的历史认识问题,也不存在政治问题,我们民主党政权提出了重视亚洲的政策,我党又组织了大型访华团访华,现在的日中关系是近年来最好的状态。

  关于中国GDP即将进入世界第二位所带来的冲击,那就要看日本国民如何面对了。在日本,不了解中国的日本人很多,对这些人来说,他们会感到很惊讶,甚至感到是威胁。但是,对于在中国留学过的和在中国工作过的譬如日本商社的员工来说,反而会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我认为,与其说中国的发展是对日本的一种威胁,不如说是对日本发展提供的一个机会,中国的发展会让日本发现并开拓新的更多的可能性。这不单单从市场角度来看,更重要的是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提高,对亚洲乃至世界都会带来更多更大的好影响。作为日本政府,肯定是欢迎的。当然,我们还应该帮助中国更好地推动世界的发展、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在国际舞台上更加发挥其作用。

  至于说中国是否还有必要向日本学习,我认为是有必要的。现在,中国的经济与90年代日本的泡沫经济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日本泡沫经济的崩溃实际上是世界经济的一种失败,因此中国应该极力避免出现日本那样的泡沫经济。许多时候,汲取教训就是一种学习。

一位日本年轻政治家眼睛里的中国 转 - michael - hurt0759的个人主页

  笔者:我希望和你谈论一些日本内政的话题。现在,日本一些媒体都把像你这样的国会“一年生”议员称为是小泽一郎的“娃娃兵”,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高邑勉:我并不介意媒体所说的“娃娃兵”。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关键是要担负起自己的政治责任。小泽一郎在担任民主党党首时期,就开始注重培养年轻政治家。他挑选出一些“娃娃兵”,是因为这些人具备了作为一名国会议员的条件,所以,才让他们参加竞选。我到是想反问那些说三道四的人,“娃娃兵”们当选国会议员有什么问题吗?至今媒体从来没有报道过。其实,在这次大选中民主党当选的143名所谓“娃娃兵”议员中,有很多是专家。他们当中有的当过国家官僚(干部),有的当过智囊团成员,有的是金融专家,有的当过市长和县知事,有的当过地方县议会的议长。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都具备“一骑当千”的素质。在民主党提倡的“政治主导”中,这些“娃娃兵议员”由于年轻,还缺乏很多经验,这是需要时间进行培养和积累的。如此大量的年轻的国会议员走上政坛,一定会给日本政界提供新鲜空气。在日本,很多年轻人胸怀大志,立志要当政治家,可惜过去的机会很少,埋没了许多人才。这次“娃娃议员”的登场,给日本的年轻人一个很好的启示,那就是只要你努力,你也有可能成为政治家、成为国会议员。“娃娃议员”的登场,让整个日本社会活了起来。

  笔者:最近,在日本有关外国人参政的话题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反响。我注意到,日本地方上对此的反对是很强烈的,民主党内部也有不少的不同意见。具体说到在日华人,现在的参政也是微乎其微的。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高邑勉:首先,我想说日本国民对于外国人参政权这个问题还没有能够很好地理解。我们民主党准备在国会提出的赋予具有永住权的外国人参政的权力,不是给他们被选举权,而是给他们投票权。按照日本宪法的规定,没有取得日本国籍的外国人是没有被选举权的。在日本宪法没有改变的情况下,赋予在日外国人被选举权的可能性可以说是零。

  关于赋予具有永住权的外国人投票权的问题,日本国内的确是存有分歧的。有的认为,对于“特别永住者”,也就是那些由于过去的历史原因从朝鲜半岛被征用来的的韩国人、朝鲜人及其子孙,他们已经拥有了特别的在留资格,应该赋予他们有选举地方政治家的权利,即投票权。但是,日本国民对这个问题还没有能够完全理解,所以,不应操之过急。我个人有一个想法,就是让日本的地方放开去议论、讨论这个问题。

  当然,我也不主张无限制地把投票权扩大到在日的韩国人、中国人、巴西人及在日的其他国家人的身上,毕竟日本国民对这个问题还没有进行充分的讨论,还没有完全理解这个问题,所以,就现在来看,应当慎重再慎重。我个人是持反对态度的。

  从这个问题延伸出去,如果取得了日本国籍,他就有被选举权,有权参加日本的国政选举和地方选举。在日本的参议院里面,现在有日藉韩国人议员白真勋,还有日籍芬兰人Martti Turunen。虽然目前还没有日籍华人,但今后出现的可能性很大。

  我们也想反问:在日华人为什么想参政?为什么要参政?为什么希望拥有被选举权?这是我们所关注的。参政的目的不应该仅仅是为了成为一名日本的国会议员,或者是一名日本的政治家,而是要作为日本国民的代表,与国民一起讨论日本的国家利益。他应该作为一名日本人,有其明确的政治目的和政治信条。

  我个人认为,在讨论在日外国人参政问题以前,可以设立一个顾问或者辅佐官制度,邀请一些在日华人、韩国人及其他国家的人在我们政府内担任顾问或者辅佐官。甚至可以担任首相的顾问或者首相辅佐官,担任一些会议的顾问等,让他们进行政策提案。我相信他们可以直接反映亚洲及世界的形势,直接向日本国家提出合理化建议或方案,这样可能更有效果。在明治维新时期,旧幕府邀请了法国军事顾问团,而萨摩、长州两藩邀请了英国军事顾问团,他们都借用了外国人的智慧和信息。所以,在日外国人没有必要一定要当上日本的国会议员、当上日本的政治家才能发挥作用,这就是我的个人想法。

  笔者:我注意到日本民主党当政后,在对外关系上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问题。今天,日本政府面临着日美问题、日中问题、东亚共同体问题、日俄问题等等外交问题,你现在不仅是一位国会议议员,还是一位专门研究国际关系问题的专家,你对这些问题的轻重缓急是如何排位的呢?

  高邑勉:在我的心目中,政治是理想与现实的结合。一个政治家要能够阐述理想、描绘理想,向着理想一步一步前进。您刚才提到的外交问题都很重要,我无法说出它们的排位程序。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日本人、日本的政治家们没有能够描绘自己的理想。不过,鸠山首相提出了“东亚共同体”的概念,它至少描绘了一个未来亚洲的理想图画。早在明治时代,冈仓天心就提出过“一个亚洲”的理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又提出了“大东亚共荣圈”的概念,其行动却让这个概念在历史上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形象。但我个人认为“东亚共同体”这个概念没有错,它应该是亚洲共同发展的一个理想。打造一个“东亚共同体”是我们的中期目标。从长远观点来看,100年后的目标是“一个世界政府”,世界上所有的人平等共处,没有纷争,没有倾轧。那么,在今后50年里,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亚洲共同体,在亚洲消除纷争。如今,亚洲的现实问题有北朝鲜问题、中国军事力量扩大问题、日美同盟问题、资源不足、粮食不足、水源不足、疫病、海盗等等。如何一个一个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我们与中国、亚洲各国以及美国进行对话和交流,这也是我们日本年轻政治家的任务。

  我们注意到,在亚洲如果日本与中国不发挥主导作用的话,亚洲的很多发展事业就不会前进。日中两国在金融、能源、资源、海洋法等问题上还需要磋商和交流,这种磋商和交流不应该只考虑日中两国的利益,应当考虑到整个亚洲的利益。我们不应该只看眼前发生的事情,而应该在大目标上达成共识。如果只想到这个被他拿走了,那个失去了,结果只会造成两国国民间的感情论,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就像中国伟大的民主主义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所提倡的树立一个远大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召集有识之士,集思广益,把一个一个现实问题切切实实地解决。这也是我们日本年轻政治家的使命。

  笔者:作为国际关系问题的学者,你肯定是关心中国问题的。作为日本国会议员和日本的政治家,你对邻国中国也会是关心的。能谈一谈你对未来中国的认识吗?

  高邑勉: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单凭军事实力或者经济实力让其他国家服从于它,都是不可能的,也是做不到的。中国是一个具有“德治”传统的文化大国,我希望中国是为了消灭世界上的饥饿和贫困,让世界更加繁荣而进行大量的投资,而不是为了争得什么而进行投资。

  我还希望中国不要把投资用于军扩上,我们不希望看见过去旧苏联与美国进行的那种军备竞赛在中美之间也发生。我希望中国能主动与美国在军备削减上作出交涉。虽然这不可能马上做到,但是可以相互先削减掉10%。节省下来的这笔费用,中国可以用来解决国内的贫困问题,美国可以用来解决地球温暖化问题。现在,世界上有20亿人喝水有困难,有10亿人处于饥饿状态,这个地球上应该没有那么多富余时间和金钱用在军备扩张上。我们应该树立一个军备扩张对地球没有任何好处的概念。

  有人经常问我看了有关中国军事分析的报告后的感想,问我谁是中国的敌人?是美国吗?是台湾吗?是日本吗?我认为都不是。中国的“敌人”不在国外,而是在中国国内。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解决吃饭的问题就是一个“大敌”。这是历史赋予中国共产党的责任,也是我对中国的认识。所以,美国和日本不是中国的敌人,而是中国在解决国内各种各样问题时可以利用的“资源”。中国一旦能给世界一种安心感,那对整个世界和平都会有好处的。

  笔者:不过,中日之间毕竟存在着一些现实问题,而且有些问题给人的感觉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你作为新当选的日本众议院的议员,对此事怎么看的呢?

  高邑勉:日中之间的确存在着很多现实问题,如领土问题、能源问题等,但是如果双方感情用事,对两国都没有益处。在日本,的确有些人就是喜欢拿这些问题来做文章,有的时候,他不是针对中国来说的,而是针对日本国内的,是一种政治利用。比如东海问题。东海的天然气开发真的能解决日本的能源问题吗?当然解决不了。一些人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做做文章而已。日本可以跟中国方面商量是否优先供应在上海的日本企业,我认为这才是经济产业大臣的工作。中国在东海的开发如果越过了中间线,那就必须进行交涉,那也应该是外交大臣的工作。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有一些人就是为了其他的目的,譬如为选票,要把一些事作为政治利用的材料。现在,绿色和平组织干扰日本的鲸鱼调查也是如此,他们背后有组织提供费用。如果把这些资金用到海洋资源和海洋环境研究上去该多好呀。所以,为了不受蒙骗,我们就要更多地学习,多用自己的智慧,增长见识,积累更多的经验。

  笔者:你认为自民党与民主党相比,在对华方面有什么不同呢?

  高邑勉:自民党时代的政治家们对中国认识不足,对中国人民的理解不足。对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历史、中国的国土、中国人的想法缺乏洞察力。我们民主党现在就要改变这种状况。友好的前提是理解,所谓的“理解万岁”是有道理的。为了增加相互理解,我们必须学习。这对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来说很有必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北京大学大学院毕业后第一个日本政治家,是日中友好的下一代,我感到责任重大。

  孙子兵法上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我的座右铭。当然,我这里不是指“打仗”,我想说的是为了日中两国的共同利益,相互理解很重要。我也希望中国年轻的政治家能来日本交流,不仅仅限于上层领导的交流。在日本,政党之间的交流,与国家政策没有直接联系,我们可以畅所欲言,有什么说什么,不要有戒心。我既不是政治世家出身,也不是有钱人家出身,也没有领导的影子罩着,所以,我什么都敢说。

  最后,我想说,我当年留学北京大学时的一名中国同学,现在已经当上处长了,而我也当上了日本的国会议员。我与他个人感情很好,经常交流,只有多交流才能相互增进了解。小泽一郎与中国的交流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所以才有现在。持续不断交流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今后,与中国的交流的重任落在我们这一代年轻政治家的身上了,我们会有所作为的,也希望大家关注我们。

  访谈结束后,记者请高邑勉为本报题词留念。他当起笔来,略作思索,说:“我最喜欢孙子那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是,这个‘战’字,好像在日中关系里面不太好的。那就还是写‘求同存异’吧。”于是,他在题字板上写下了这4个字。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在办公室里面悬挂“奇兵队”的旗帜时,高邑勉表示:“日本江户幕府末期,年轻的高杉晋作组织了‘奇兵队’,为明治维新奠定了基础。他是我家乡山口县的英雄,我把他当作自己的榜样,希望未来能够像他一样,为日本的变化与发展做出贡献。”(修改于2010年3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